網友調侃國足,相信球迷在有生之年能夠看到國足打進世界杯決賽,被概括成了一種文體——“有生之年”體。無獨有偶,青島市民撥打交通熱線反映說,本地政府信誓旦旦地說要多部門聯動整治黑車摩的現象,但遲遲看不到一點好轉。接聽電話的主持人說了一句“有生之年可以看到”又被引用到其他政務處理上。
  這就不是娛樂問題了。讀著“有生之年”體多少感覺有點滑稽和無奈,可能真是一種心理無語觸及的底線了。但是,如果政府部門所承諾的事,是關係到民生生活的事,那麼,被冠上“有生之年”不僅是對官員的諷刺,更是無情地鞭笞。
  擺在每個城市的共性問題遲遲得不到解決並不鮮見。比如,城市機場、車站交通亂象長期得不到治理;城市停車位收費都去哪裡了,至今也沒有個令人信服的說法;交通協管員行使執法權,群眾批評後,交警部門還是我行我素,陰奉陽違;窗口單位故意用程序刁難群眾時有發生;如此等等,讓人說起來恨得牙根癢癢,但是,懶政、怠政、庸政還是會困擾群眾日常生活,甚至造成激烈衝突事件。
  對於“有生之年”體,官員應該自省,應該知恥後勇,應該作為一面鏡子,對照本部門職能工作,能給群眾行方便就行方便,能夠糾正的亂象一定不手軟,也一定不為蠅頭小利而破壞整個城市文明。(央廣評論員 王朝朋)  (原標題:“有生之年”體並非娛樂)
創作者介紹

王心凌

ls47lsxet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